丝瓜app无限播放官方下载

车一路开到医院,沈安安窝在楚煜的怀里,蜷成一团。

楚煜紧锁着眉头,覆上沈安安的额头,还是很烫。

“安安,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到医院了!”

沈安安眯着眼睛,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轻轻点了点头。

“我没事,放心!”

楚煜听闻,忍不住喟叹。

“你就不能软弱一次?”

沈安安轻笑出声,“软弱给谁看?”

“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这么坚强。”楚煜正色言道。

沈安安好似没听明白,笑容敛去,难受的秀眉蹙起。

紧了紧手臂,“不过是烧,小事而已。”

楚煜目光闪过一抹复杂,垂眸看她。

清新小私房

明明身体冷的颤,却还是硬装坚强着说没事。

他多希望看到她对他软弱一次,对他撒撒娇。

冬儿急却又保持着平稳驾驶,却时不时就抬眼看看后视镜。

楚煜对沈安安的心疼跃然于脸上,没有丝毫的隐藏。

这个男人是喜欢沈安安的。

也许比喜欢还要重。

天已经很晚了。

眼看着沈安安越烧越厉害,只能就近找医院。

车停稳,楚煜抱起沈安安就往里跑。

冬儿紧忙跟在了后面。

“医生,我挂急诊!”冬儿跑去挂号。

值班医生抬了抬眼皮,“怎么了?”

“烧了。”

“烧得去热门诊,跑这儿来干什么?”

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冬儿不由得起急。

“麻烦您先帮我们看一下可以吗?我朋友就是吹了冷风,感冒引起的烧!”

热门诊一般都是隔离传染病的,且需要各科排查,非常麻烦。

那值班医生哼了一声,“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让你去热门诊,真要是有什么传染病的话,到时候谁负责?”

“你说谁有传染病?”冬儿一下子就急了。

那医生也不含糊,“你横什么横,我们这是按规章制度办事,这是规定,烧就得去热门诊,最近传染疫情频,真要是出了事,你负责任吗?”

冬儿气结,“我说你有病吧?你到底给不给看?”

“说了是你规定,你听不明白?”

冬儿怒道,“不明原因的热才需要去热门诊,我都说我们这只是感冒着凉,需要赶快用药,根本不需要去热门诊!”

“你说是感冒就是感冒了?你这人可真逗!”

“你!”冬儿气的想飙。

可偏偏现在情况不容她飙,还是嫂子的身体重要。

楚煜照顾沈安安,却听到冬儿与人争执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

“我说大小姐烧要挂急诊,她非得让我们去热门诊。”

楚煜冷眼扫过值班医生的桌上还放着电视剧,明摆着就是想推卸工作。

“你喜欢张美曦是吗?”

那值班大夫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儿,看到楚煜本就两眼放光。

如今这个帅的一塌糊涂的男人竟然和她闲聊。

这不会是……搭讪吧?

瞬间,语气柔和下来。

“是啊,您怎么知道?”

“我看到你手机里在放

值班医生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楚煜目光冷冷,声音却温和。

“我看到你手机里在放《青春往事》,你马上安排给我朋友诊治,我可以让你见到张美曦。”

“真的?”

“这是我的名片!”楚煜礼貌的递出名片。

值班医生将信将疑的接了过去。

上面赫然写着星尚娱乐总裁楚煜。

星尚娱乐的确是张美曦签约的新东家,难道眼前真的是星尚娱乐的总裁?

脑袋里努力回忆了一下,好似前一阵子网上看到过他的照片。

好像是和沈氏的大小姐沈安安一起跳舞的画面。

忽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一脸兴奋,“我真的可以见到我的偶像吗?”

“当然!”楚煜点头。

“太好了,我马上去安排,您稍等!”

值班医生一下子就殷勤起来。

吩咐着小护士,“验一个血常规。”

“是!”

护士走到沈安安的跟前,扎上止血带,肘前静脉采血。

“嘶——好疼。”沈安安紧皱着眉头道。

楚煜心疼,安抚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忍一下,马上就好。”

抽血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

确实是感冒引起的热,还有些炎症,值班医生建议挂水。

楚煜同意,毕竟挂水药效快,可以尽快缓解不适。

值班医生特意找了一个单间的病房,让沈安安躺下来输液。

冬儿跟着着急又气愤的弄了一脑门汗。

忍不住抱怨道,“这种医生就应该拉出来暴揍一顿,还让她见明星?见鬼去吧!”

楚煜坐在床边,将沈安安输液的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又为她盖上了被子。

才转头言道,“什么都不如安安的身体重要。”

冬儿也深知这个道理,却还是不免气恼,“气死我了,真想胖揍她一顿,让她长点儿记性!”

楚煜深意言道,“会的。”

输液果然药效很快,差不多过了二十多分钟,身体的热度就下去了不少,且额头上一层薄汗。

“温度降下去了!”冬儿欣喜的松口气。

楚煜紧盯着的眼神,也忽的放松下来。

交代道,“再观察观察,烧容易反复。”

“嗯,好的!”

楚煜又道,“我出去一下!”

冬儿点头称好,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看着沈安安安静的躺在那里,双颊潮红。

眉头时皱时疏,迷迷糊糊睡着了,却睡的并不安稳。

冬儿一脸担心,眼睛不时盯着药瓶里的药水余量。

不一会儿,出去的楚煜又折了回来。

“安安怎么样?”楚煜进门第一句话。

“刚刚试了试体温,没有再烧起来。”

楚煜点头,“那就好。”

沈安安睡梦中,嘴里似乎在说什么。

楚煜急忙越过冬儿,奔到床边。

“安安,你感觉怎么样?”

沈安安眼睛用力的睁开,复又闭上。

脑袋里昏沉沉的,似梦似醒。

感觉胸口闷闷的,想咳嗽又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的喘不过气来。

沈安安小脸几乎要抽抽到一起。

噘着嘴,好似呓语一般。

楚煜听不太清楚,急忙俯身贴了过去。

“安安?你要什么?”

沈安安又张了张嘴。

“我听不太清楚,你说需要什么?”“阿宸……”